谢苍

一个梦。

梦见架空世界里,我有了一个男朋友和一个闺密。
…………
男票属于那种酷哥类型,多余的话从来不说。需要的时候就默默给靠给温暖,反正让人超级安心。我还不知道我居然喜欢这种型的(捂脸),梦里发生很多事,我的身份显示出越来越多的疑点,但是他还是没变,我好感动啊。但是我后面似乎没管他,而是好像为了帮闺密而到处奔波、拼上性命。我怎么这样啊?

大概初始背景算是校园文了,我莫名其妙的就第一空降到这个班,而且当时的记忆里也全是属于那个世界的。我就拼命解释,后来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加分项,加分资格也有点难得到。有一个很刻苦的人得到三点,我只有两点,还有一两个一点。看到结果的时候我开心死了,做第一压力好大啊,终于不是了。但是,我那个小组的人就在跟我最好的女生的带领下突然跳出来辩解我的最后一点也是可以的分的,然后还找了餐厅的证人。

接着脑袋里就突然跳出了回忆,我以前似乎干什么事被这个证人目击过,在她暗示的眼神之下我只好放弃辩解选择闭嘴。当然本来我那个部分得不得分就是标准松紧的问题,被他们一扯就得分了。这种虽然是好意但接受了很憋屈,而且因为他们那么努力还没有办法不接受真的想让人吐血三升。这事告一段落,我跟这个女生在几天之内好到了闺密这一层。

然后班主任换座位,我调到了我对面的位置,旁边是闺密,男票还是原来的座位。我怀疑可能是上课的时候再也靠不到他,导致我后面有点忘记他的存在。(真实原因应该是想装的酷一点,克制自己整天想粘着他的想法,梦里是觉得有点配不上他,形象上能提高一点比格是一点,不要太给他丢脸。)(就很二次元的想法……下场肯定……一言难尽。)

接着就有集体的休闲活动,我也慢慢的融入进去了。然后我就发现我闺蜜受委屈了!!我才发现这个学校超大超未来。也不知道怎么的,我就突然找到一个通道,可以去到传说中校长主任所在的地方,我就去讨公道了。

一路真是拼了老命,千辛万苦才到了那。回头一看,CNM后面跟了一片乌泱泱的家长。一群人之前全躲着看我一个人忙活,我气得差点晕过去,好在他们还算有点良心,没冲上来抢顺序。然后我想起正事就赶紧跟主任之类的交流,是有关闺密的一个很萌的不知道什么生物的所属问题。但是慢慢的我开始有一种强烈的好像要把男朋友拱手让人的奇怪感觉,就在我快要理清楚找到疑点的时候,我醒了……
CAO!!!

就是我。

很久没在用Lof了,偶然打开,发现之前写了好几篇剖析自己的东西。
看了看,说实话我很惊讶。
第一当然是当时组织语言的能力要比现在好一点,第二就是剖析的实在到位,我无话可说。

我还是那个我,一点都没改,没有变的更好的我,原地踏步的我,不知悔改的我。

再说。

过会。
我最擅长的大概就是这种敷衍了。
敷衍,敷衍。
敷衍到不在乎,没心没肺。
偶尔会不甘,但是不甘什么呢,都是自己选的,可笑。
真是辣鸡,浪费资源。

天呐。

报应啊……选了门这么倒霉催的课。

渣。

我这个人挺渣的。
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其实,我一直都挺得意的。从小到大,平时不努力,但期末考总能考的好,毕业考也都还行,不是最好的,但也总有个次一点的学校上。

我渣的对象,主要是我妈。说起来,我到是不太分的清,她到底是溺爱我,还是容忍度太高。想来想去,估计是两者都有。
我不帮忙干家务活,可以。我光顾着玩,不写作业不学习,她也不会断我的网、没收手机。甚至高三陪读的时候,她明知道我是在找借口,拿着手机看小说看到快十二点,也没什么强制行动。

或许,她在等着我自己吃不消,等着我自己撞个南墙再回头。但是这种事,她跟我一起二十年了,还是不明白,我底线低得很,这种事,输的只有她。
我是知道,但是不会有什么表现,毕竟我渣。

我妈,我感觉她真的很厉害。底线被我磨的一低再低,但还总是对我信心满满,觉得我肯定能好。
对我这样的。
就算是我,想起来也还挺后悔歉疚的,青春期的时候,好几次掐她嗓子掐到咳嗽,虽然没有抱着恶意,但的确,现在自己想想,即使没有恶意,这也是很恐怖的事情。

我一直是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死样子,但我妈总觉得,我是一个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的人。可能是第二段的事给她的错觉,我也多次声明过,但毫无作用。
是的吧,这也过分,我都把她磨成这样了,还非要一点希望都不给她,告诉她你只能呆在黑夜里,你以后看不见太阳了。
过分,对吧,挺讨厌的。
所以吧,她要是真信了我的话,这日子过的就真是够难受了了。
虽然信了也一样不舒服。

养了我这样一个白眼狼,还不小心祸害了别人。太无辜了,现在偶尔想起他,还会心生愧疚,我简直就是个疯子啊。

……太晚了,想睡。
下次再写吧。
2016.5.16
00:43

无奈。

算了一下前两个月的账单,发现我前段时间真的是太过于放飞自我了。(生无可恋脸.jpg)

哇。

恰好这次出去春游又被分到跟她一个组…………

梦。

        也不知道怎么了,以前几乎一年都不会做一个梦,近两年却频繁做梦。

        寒假的时候,我梦到我与荒诞无比的人做着荒诞无比的事。醒来之后,记得不甚清晰,然而却在某一时刻又突然记起,吓出了一身冷汗。明明惊离经叛道,在梦里好像又确实合情合理。
        莫名其妙。

        昨晚,又有了一个梦。
        我与一个平常不熟的女同学,共演了一场青春爱情故事。
        醒来之后,那梦中的心动、羞涩与情意,以一种汹涌的、势不可挡的姿态,在心中不断徘徊。而具体内容,却完全忘记,甚至,我连是否梦到过什么都无法确信。
        然后,又是突然想起,我似乎是做了这样的一个梦。


讲真,我希望我能在梦中与鹿晗或朴灿烈演爱情故事。就算不能演爱情故事,只是看一眼也好QvQ







还有,我怎么总在梦里跟女生演爱情故事啊???还都是跟莫名其妙的人??

还有,也太特么逼真了,搞得我有那么几秒真的想跟她谈啊……………………

还有,我不要变回形针啊QAQ…………………………



哦。

想着,其实也不是很在意自己的性向这个问题。

但是事实总是稍有偏颇,比如我会辩解“我这是是对于美的欣赏啊”或者用其他各种理由来让她们相信。毕竟,她们其实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单蠢”吧。

或者有时候,选择闭口不言。

例如前几天跟章鱼吃饭的时候,她说现在的高中真的有好多长的好看的人啊。那时,我本想感叹一番,是啊,也不知道隔壁五班那个很漂亮的女生怎么样了。然后,或许她会疑问,我会解释,带着莫名的自豪的口气。

不是三五,而是高一五。那个女生漂亮到我凝视了她的背影足足有一整个高三。
其实如果要准确形容,也不是漂亮,而是一种干净利落,我看着她的时候,总觉得她简直帅的发光。

这些话在心里想过很多遍了,但却从没说出口过。那次我也一样,本来还满脸笑容的我,瞬间恢复成平静的面容,在我于内心中又一次告诉自己不要讲的那一瞬间。

又其实,我根本想不明白这个问题。整整三年半,我还是没能想明白,我对某人,到底是不是那种喜欢。所以其实我还是在意的。

昨天,看了一篇高绿,是青梅竹马题材。里面有两个女配,绿中真,下野。一个喜欢高尾,一个喜欢绿间。一个绝对不会给对方带去困扰,一个总喜欢用自己的喜欢给对方困扰。
看的过程中,我真的很恼火,为什么明知自己让别人困扰却停不下这种行为。

距点开这篇文有十四个小时,开始写下自己的一些想法的我,才意识到,我比这个烦人的下野,更加惹人讨厌。
明明口口声声说着不想打扰对方,不想占对方的时间,明知对方为了高考在拼命努力,为了她与好友的约定而努力,而早就明确自己在她心里的排名早就在三环开外的自己,却还是写了一大堆信件给她,一大堆包含了无数伤春悲秋、以小清新口吻写出的类似对人生的迷茫。

我只是在为她绝对会回我信这件事而高兴,不是开心到心花怒放,就简单的开心。完全忽略她为了回这信,所占到的学习时间,事实上,她花的时间是让我更惊讶的午睡时间。
所以,我停下了。

我们友谊正盛的时候,我曾在日记本上写,或许终有一天,甚至有可能就是一两年之后,我们会成为路上偶遇连头都不会点的陌生人。
她说不会的。
我说,不是,真的会变成这样的。
我不是不信她,我只是太了解自己的性格。

后来,我们的确渐行渐远。我曾写信告诉她,我们沉默着并行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像是快要窒息。再后来,每次偶遇,她都努力的找话题。

她其实是一个温柔的人,人缘好,各种类型的朋友都有,而且无一例外的都对她很好。
那时候的我喜欢狗血梗,但却没有意识到,她有很多朋友,而我却只有她一个。这也是一个狗血梗。
因为那时候,她也很喜欢我,喜欢到她误以为自己喜欢上了我。 所以我觉得无所谓,以后的我无论一个人有多孤独都无所谓。

事实证明,不可能无所谓。
我只不自在过一回,比起尴尬的聊天,我更享受和她一起安静的散步,但是,她记得我的话并且会为此努力照顾我的感受,这让我很开心。

我自私,稍好的朋友都知道,但除了她。
一个喜欢我的男生曾无数次感叹,你就是一头养不熟的大白眼狼,特别没有良心!
跟他交好的室友也曾叹气,你怎么这么没良心啊?
对此,我回以各种不同程度的笑容予以肯定。
我自私,干出各种让人困扰的事想提早推开她让逐渐陌生的过程中的自己不过于狼狈;又实在忍不住,利用她柔软的性格让她继续注视我。

感觉自己实在有些可笑,不想留下糟糕的印象,却又干出各种糟糕的事情。

交个朋友而已,为什么会如此纠结啊。感觉自己RNB。

如果我只認識你的背影

  我在高三那年認識了她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