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苍

一个梦。

梦见架空世界里,我有了一个男朋友和一个闺密。
…………
男票属于那种酷哥类型,多余的话从来不说。需要的时候就默默给靠给温暖,反正让人超级安心。我还不知道我居然喜欢这种型的(捂脸),梦里发生很多事,我的身份显示出越来越多的疑点,但是他还是没变,我好感动啊。但是我后面似乎没管他,而是好像为了帮闺密而到处奔波、拼上性命。我怎么这样啊?

大概初始背景算是校园文了,我莫名其妙的就第一空降到这个班,而且当时的记忆里也全是属于那个世界的。我就拼命解释,后来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加分项,加分资格也有点难得到。有一个很刻苦的人得到三点,我只有两点,还有一两个一点。看到结果的时候我开心死了,做第一压力好大啊,终于不是了。但是,我那个小组的人就在跟我最好的女生的带领下突然跳出来辩解我的最后一点也是可以的分的,然后还找了餐厅的证人。

接着脑袋里就突然跳出了回忆,我以前似乎干什么事被这个证人目击过,在她暗示的眼神之下我只好放弃辩解选择闭嘴。当然本来我那个部分得不得分就是标准松紧的问题,被他们一扯就得分了。这种虽然是好意但接受了很憋屈,而且因为他们那么努力还没有办法不接受真的想让人吐血三升。这事告一段落,我跟这个女生在几天之内好到了闺密这一层。

然后班主任换座位,我调到了我对面的位置,旁边是闺密,男票还是原来的座位。我怀疑可能是上课的时候再也靠不到他,导致我后面有点忘记他的存在。(真实原因应该是想装的酷一点,克制自己整天想粘着他的想法,梦里是觉得有点配不上他,形象上能提高一点比格是一点,不要太给他丢脸。)(就很二次元的想法……下场肯定……一言难尽。)

接着就有集体的休闲活动,我也慢慢的融入进去了。然后我就发现我闺蜜受委屈了!!我才发现这个学校超大超未来。也不知道怎么的,我就突然找到一个通道,可以去到传说中校长主任所在的地方,我就去讨公道了。

一路真是拼了老命,千辛万苦才到了那。回头一看,CNM后面跟了一片乌泱泱的家长。一群人之前全躲着看我一个人忙活,我气得差点晕过去,好在他们还算有点良心,没冲上来抢顺序。然后我想起正事就赶紧跟主任之类的交流,是有关闺密的一个很萌的不知道什么生物的所属问题。但是慢慢的我开始有一种强烈的好像要把男朋友拱手让人的奇怪感觉,就在我快要理清楚找到疑点的时候,我醒了……
CAO!!!

就是我。

很久没在用Lof了,偶然打开,发现之前写了好几篇剖析自己的东西。
看了看,说实话我很惊讶。
第一当然是当时组织语言的能力要比现在好一点,第二就是剖析的实在到位,我无话可说。

我还是那个我,一点都没改,没有变的更好的我,原地踏步的我,不知悔改的我。

再说。

过会。
我最擅长的大概就是这种敷衍了。
敷衍,敷衍。
敷衍到不在乎,没心没肺。
偶尔会不甘,但是不甘什么呢,都是自己选的,可笑。
真是辣鸡,浪费资源。

天呐。

报应啊……选了门这么倒霉催的课。

无奈。

算了一下前两个月的账单,发现我前段时间真的是太过于放飞自我了。(生无可恋脸.jpg)

哇。

恰好这次出去春游又被分到跟她一个组…………

梦。

        也不知道怎么了,以前几乎一年都不会做一个梦,近两年却频繁做梦。

        寒假的时候,我梦到我与荒诞无比的人做着荒诞无比的事。醒来之后,记得不甚清晰,然而却在某一时刻又突然记起,吓出了一身冷汗。明明惊离经叛道,在梦里好像又确实合情合理。
        莫名其妙。

        昨晚,又有了一个梦。
        我与一个平常不熟的女同学,共演了一场青春爱情故事。
        醒来之后,那梦中的心动、羞涩与情意,以一种汹涌的、势不可挡的姿态,在心中不断徘徊。而具体内容,却完全忘记,甚至,我连是否梦到过什么都无法确信。
        然后,又是突然想起,我似乎是做了这样的一个梦。


讲真,我希望我能在梦中与鹿晗或朴灿烈演爱情故事。就算不能演爱情故事,只是看一眼也好QvQ







还有,我怎么总在梦里跟女生演爱情故事啊???还都是跟莫名其妙的人??

还有,也太特么逼真了,搞得我有那么几秒真的想跟她谈啊……………………

还有,我不要变回形针啊QAQ…………………………



如果我只認識你的背影

  我在高三那年認識了她的背影。

窗外蝉鸣不止,从窗帘透出微微的光,随意地漂浮着。我不明白,从前的我是怎样的,而后,我又会在哪儿。